快捷搜索:

真正的科学是无法计划的

  真正的科学是无法计划的

  科技日报\\ 2010年05月05日星期五
吴吉克2010年11月05日星期五 ■以历史为镜子
\\在人类历史上,权力和金钱是驱动人们创造奇迹的两件事情。古埃及金字塔,希腊神庙,兵马俑和中国长城的秦始皇,现代登月计划,曼哈顿研究原子弹和三峡大坝的计划,以及许多令人兴奋的宏伟计划历史的历史是权力的引导者,组织和推动者的表现。企图依靠政府权威的组织和指导,以实现科学突破为榜样,培育美国总统尼克松在他发誓要征服癌症的讲话中,他通过了一系列措施使国民议会通过国家癌症法令,尼克松发表“癌症宣言”后,又投入了大量资金支持癌症的研究,导致癌症领域的论文已经积累了超过一百万篇文章,但到目前为止,美国癌症死亡人数迄今已经上升了70%以上nt年。所以人们说,美国研究癌症的人从这个计划中受益,超过了癌症患者获得的好处。而这个计划绝大多数富有成效的研究成果与这个计划无关。回顾人类的历史,这些重要的基础科学的发明,既不是对权力的掌握,也不是对金钱利益的追求,而是对发明者的自由思想和不懈追寻的结果,这一点也不例外。和莱布尼茨的微积分,惠更斯的光波动,孟德尔豌豆遗传学实验,达尔文的进化论,普朗克的量子论,爱因斯坦的相对论,近年来费马这样的情况都有证明定理和庞加莱猜想。
<\\ / strong>科学无法计划,这一直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除尼克松之外,依靠权力计划的人并不多,可以引导和组织那些能够带来重大科学发现和突破的人。实际上,很多着名学者早已认识到,真正的科学是不可计划的,权力的驱动在这里是无效的。例如,爱因斯坦曾经尖锐地指出:“人们可以组织自己发现的应用程序,但不能自我组织,只有自由的人才能发现。他们警告人们,伟大的科学成就不是通过组织和计划来实现的;新思想源于自己的思想,因此个人的自由学习是科学进步的首要条件。中国科学院院士廖山涛1987年获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并未受到两个配角,有关部门的权力和利益的影响。为了避免无休止的报道,刘先生从未申请科学基金。廖先生经常说:“杂志上没有小杂志,小杂志。于是他发表了一篇从未选过SCI杂志的文章,只发表在国内或者学校的杂志上。但是,他的研究成果是一个真正能够经得起历史考验的突破性贡献。
<\\ / strong>刘先生的经验强烈地表明爱因斯坦的观点是正确的。基础科学的创新并没有赶上,而是呈现出来。只有在宽松,民主,思想的氛围下,才能“走出去”。在“抓”的地方,创新力度越大,科技力量越大,创新越少。相反,无论在什么地方都要确保研究者生活在“无所事事”的条件下,无论他去哪里,都可能会说“创新”即将发生。目前中国科研管理部门要把资金放在重点和不重点上,特别要把科学突破的希望推向重点和重点项目,各学校和科研院所也有专门成立了一大批重点科研人员,对重点人才进行科技创新,如果爱因斯坦死了,我想他肯定会觉得这个宝藏太多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