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教育改革:如何超越自相矛盾的主张

  教育改革:如何克服自相矛盾的命题

  这是一个几乎荒谬的情况:
□在要求素质教育的同时,要求“裸体考试”返校时拼命选择学校,一边拼命抱怨“选择学校”仇恨行政方面扭曲伪市场虽然更幻想更强行政干预
编者按:非政府组织政策智库近日完成了“中国纲要”新教育改革“由该机构首席社会政策专家,北大政法学院教授顾新笔撰写,”中国青年报“发表了这份纲要,供读者参考。由于篇幅限制,删节。毋庸置疑,中国的教育现状远非人民群众,社会和国家的期待。作为社会发展的平衡者,教育成为追求正义,公平,平等,自由和民主高尚价值的社会工具。一旦社会偏离这些价值观,教育必然成为批评的对象,甚至成为替罪羊。造成这种情况的是每个人都在谈论教育,每个人都在批评教育,每个人都在呼吁教育改革。然而,在这个看似开放和多样化的话语空间(特别是网络空间)中,更多的是颠覆性的倾向和相互冲突的主张。一方面,许多人憎恨应试教育的弊端,一年又一年地呼唤新的素质教育教育理念。在这样的社会氛围下,哈佛女生的一本小书就席卷了中国。但另一方面,绝大多数仍然坚持只有分数的理论,坚持认为只有所谓的“高考赤脚”才是“公平”的唯一标准。
2009年12月15日新鲜出炉的一份民意调查报告(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北京易发咨询集团和中国公益网12月初在全国范围进行了2952次公众调查显示, 76.6%的被调查者选择了“推动教育公平”的所谓“一刀切”的改革措施,即所谓的“消除一切可能滋生腐败的政策,回头考试”。毫无疑问, “教育公平”的提出,“素质教育”的多元化教育环境永远不会到来,一方面千百万高自主的人千方百计地投入千千万万的“给予“赞助”,“共同建设”,“补充学费”给一批具有优良教育资源的公立中小学,使他们的孩子在创业阶段处于领先地位他们的生活。但另一方面,社区对“被选择的学校”的投诉却一片空白,在上述民意调查中,有76.1%的受访者认为“取消任何形式的择校费”是第二次改革措施来促进“教育公平”。人们似乎希望获得高质量的教育服务,但成本却很低,但他们不愿意仔细考虑优质教育服务的短缺,学校选择的合理性和非理性,从根本上解决所谓“择校”的道路,却盲目地迷信年复一年无法成功的背上一纸“禁止令”。一方面,每个人都在追求或至少是追求卓越的品质教育,但另一方面,他们却不切实际地期望教育的质量得到平衡,不清楚教育的平等性和社会的平等程度,人人都把希望寄托在管理者之上对教育行政的干预。在上述民意调查中,有71.5%的受访者认为“落实公立中小学校际轮换政策,平衡校内教师差距”是促进“教育公平”的第三个政策选择。但令人费解的是,如何实施这一行政干预呢?北京石家庄胡同小学教育质量优越,以拜访巴西总统的形式优于公众流泪,优于自愿捐助的“赞助费”层出不穷的地方,优于校园周边的老房子也可成为物价飞涨的时候,许多人感到“不公平”。确实是“不公平”,但教育行政部门(或任何其他人)是否可以理直气壮地要求历史学家胡同小学的老师无条件地在北京怀柔的一所小学去“举例”呢?基本问题是,如果全社会没有清醒地认识到“选择学费”的根源在于扭曲的公立义务教育体系,那么各种合理的论点,特别是在现有的公共教育体系中,加强行政直接干预国家不仅有助于解决问题,而且还有助于使不愉快的现象继续发展。更深层次的问题在于,一方面,很多有识之士深刻认识到,整个教育体系充满了行政癌细胞,而另一方面却是唯一有潜力杀死癌症的人面向细胞的误解,疑惑,混淆和模仿。正如在中国许多社会和经济领域一样,当今中国的“市场导向”教育扭曲了市场化,实际上是“行政主导的商业化”。这种模式的根本原因在于,政府一方面保持原有公共教育资源配置的优势,另一方面允许公立教育机构商业化。因此,主导性的公立教育机构一方面只有一只眼睛,另一只眼睛;他们完全致力于政府的资源,决不会错过市场和社会的收入,人们注意到了扭曲的“市场化”和“工业化”所带来的诸多弊端,而不是追求扭曲旧制度,旧制度,他们并没有推行公共教育机构,而是试图打破行政教育制度,而不是推动民办教育机构的发展壮大,希望通过回归政府来克服“市场化”的弊端。对老鼠两端的思想已经退去了两年多了,总的来说,中国的教育制度确实存在严重的不公正,统一,低质量等诸多弊端。家长,学生和教师都陷入了囚徒困境和痛苦之中,很显然,我们需要一个全新的教育改革,这篇文章以及近期要完成的一系列研究报告试图说清楚新教改的路线图,希望全社会都能为我国的改革导向的改革创造一个民主的公共讨论空间和公共空间作为批评的对象,即使经过了三年的讨论像新医改一样。首先,管理的分离:对高校法人来说,从某种意义上讲,就像终端高等教育产业一样,其行为和定位决定了很大程度上是其他层面的教育服务运作,如果整个中国的教育体制出现扭曲,那么扭曲的领导者就会成为高等教育,因此,新的教育改革的突破点在于改革的高等教育。从2004年到2006年,我国舆论主流把所谓的“教育产业化”归咎于各种高校的弊端。近两三年来,教育界和知识界开始认识到教育的行政管理,批评越来越普遍和深刻。所谓“行政教育”基本上有两个含义:一是高等教育与教育行政的关系;二是复制高等教育管理体制的高校组织结构。我们认为,行政化是高等教育弊端最重要的根源。所谓的“教育产业化”或“伪市场化”正是高度行政化的后果之一。要打破这种局面,必须打破高等教育管理体制,促进高等教育与教育管理的分离。遵循这样的路径:单独的管道。所有公办高校不再成为教育行政部门的下属机构,其行政级别自然被取消。许多大学都开玩笑说是“副部级大学”!
教育家大学管理。所有的大学校长,特别是校长,党委书记,都是从干部到教育工作者或职业经理人。教育工作者自然可以来自各行各业,当然也不排除退休或辞职的干部。作为政府监管机构和出资人。各级教育行政部门要充分发挥各级各类高校督察的主体作用,惩治违规行为。其次,他们也可以以出资者的身份扮演教育促进者的角色。
企业改革。各高校成为独立的法人,建立以校董事会和主体责任制为核心的新型法人治理结构。二,多元化竞争:高等教育招生制度改革与高考改革高校是影响中小学教育的重要因素,其影响传递到下高考制度,而高考几乎成了整个教育制度的“接力棒”。在高校合法化建立自主招生的前提下,高考制度改革必须走上多元化的道路,具体路径为:多次入学考试。考生不必担心“考试一生”和考场作为战场,他们可以选择高考成绩作为他们的高考成绩。经过考试自愿报告。高考设置了自己的高考分数门槛,所有考生根据自己的高考成绩下到学校和专业的分娩申请。
多元化的候选人。所有候选人都可以免费进入许多学校。所有高校除了设置高考门槛外,都可以自由设定自己的入学条件和程序。大学办学的理念可以尽可能多样化。无论是独特的分数理论,唯一的质量理论,精英主义理论,只有民粹主义理论,普遍主义理论,只有偏见的理论,只有功利主义理论,价值理论),或这些的组合的想法,可以在自主招生的竞争舞台上走自己的路。双向选择。考生可以申请多个,高校自然可以多选。各高校根据自己的招生计划在一定时间内发出首批录取通知书,而相当一部分考生可能会在一定时间内收到高考录取通知书。由于双向选择,相当一部分入场计划没有在第一轮完成,因此必须进行第二轮甚至第三轮。在这样一个多重竞争的体系下,谈论自主招生制度,推荐制度,保障制度,面试制度是否公平,腐败是否应该创造空间,是毫无意义的。当然,在这样的制度下,一些学校可能会招收富有的孩子或官方的孩子,他们有一些聪明的(因此高考成绩不算太差)的成绩。然而,这些学校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可能会放弃校风,耗费教学的精力,损害学校的声誉,相反,所有愿意为自己的财力和辛勤付出的学校有可能招收生活条件差的学生,并将在未来得到慷慨的奖励。三,放开学校选择:基础教育和均等化竞争 - 高等教育领域类似的情况下,义务教育领域的人们可以很好地认识到这些弊端。但是,由于不清楚这些问题是否来自于公共义务教育资源配置管理体制,他们希望能够解决通过加强现有的行政制度来解决问题,毫无疑问,所有的人都想获得好的东西,教育也不例外。进入凤凰是中华文明千百年的传统,高素质的教育已经成为中国人所有想砸锅卖铁的事情所追求的。然而,与一切美好的东西一样,素质教育无疑是稀缺的,而稀缺的东西一定是非常有价值的。虽然政府规定公办义务教育廉价甚至免费,但义务教育必然存在某种市场均衡价格。然而今天,这是政府教育部门禁止的一系列“选择费用”。 。这不是任何人的意愿转移,也不是禁止任何禁止。政府可以多次下令选择学费为“违法”,但不能禁止优秀的中小学收取“赞助费”,也不能阻止百姓为了子女的未来而高,向前发展,精神上的冲突,对这些学校的“奉献”,无论是为了解决择校问题还是促进义务教育的长远发展,唯一的改革方法就是放开义务教育市场使市场力量能够充分发挥义务教育资源的配置作用,发挥政府资源的作用,促进公平发挥作用,具体来说,义务教育的改革路径如下:放开设立的私立中小学,人们可以选择私立中小学接受义务教育,当然,政府应该实行一些最低标准,无论是公立还是私立的中学和中学。有条件释放公立学校和学校。所有私立小学和中学自然都是完全免费的学校选择,所有公立学校都有开放学校的条件。所谓“条件”,就是政府可以设定一定的监管要求,如控制周边地区学龄学生比例,控制学校师生比例,调整学校教学实践,甚至是教学质量(最低或考试成绩)最高收费等等。学校开发自己的费用。所有中小学,无论是公立还是私立,都自行收费。因此,在公立与私立学校,特别是高素质的公立学校之间的充分竞争下,收费自然会与教育质素,学校的地理位置及各地的经济发展水平有关简而言之,中小学的所有费用都是市场化的。国家提供人均配额,国家制定基准收费标准,政府按照这个标准向所有公立中小学拨款。如果民办中小学校愿意参照政府的公办中小学校规教育活动,政府应该按照同样的原则进行拨款。基础义务教育的基本收费标准,由有关教育专家根据义务教育的基本要求成本计算,并在一定时期内由全社会制定和咨询,形成政策法规。为了平衡不同地区基础义务教育的质量,不同地区按照基准确定的政府资助水平可能有所不同。所有教育机构,无论是公立还是私立,都不会向父母收取学费。他们转而向政府申请赠款。标准制定水平不能太低,必须达到绝大多数(如90-95%)的学龄儿童基本上免费接受义务教育的水平。在这样的制度下,无论是人民,学校还是政府,都不用不费力地选择学费。 “择校费”已经成为一个公开透明的收费标准,人们选择高收费是完全基于市场的判断,所有学校都要竞争,提高效率,提高教育质量,以吸引更多的学生,从而获得更多的资源来自政府和学生的家长,那么这样一个制度下的贫困家庭的孩子就不会从中受益呢,这取决于政府的做法,首先,大多数公立中小学实际上是免费的。因此,贫困家庭也必须有充分的机会让他们的学龄儿童接受义务教育;其次,政府通过义务教育的公立中小学,确保那些恰好居住在高等学校附近的学生,第三,政府可以向有需要的家庭发放“优惠券”,以便补充学费,从而可以自由选择高薪的学生chools。最后,原有的重点学校节约了大量的资金,可以转投资到农村,山区,边疆地区,城乡,流动人口中心,按照标准建立公立中小学校费用。此外,政府可以设立专项奖励基金,对所有从高收费学校转到低收费学校的优秀教师进行补偿。总之,政府有责任为贫困家庭的孩子提供更多的教育资源和机会,也就是说,教育公平。政府配备了多元政策工具来推动这一目标的实现。抓住市场,不能促进公平。四,互补市场:公共财政转型与重构
公共教育资源
公共政策研究过程中出现的教育改革问题引发了政府责任的大思考。尽管人们对中国教育改革的总体评价存在分歧,但在政府教育投入相对不足的观点上存在着一致的看法。政府要加大对教育的投入是必要的,但我们认为,公共财政对教育投入的流动更为重要。新的教育改革的核心是打破教育管理体制。打破行政核心是政府职能转变。政府职能转变的核心是公共财政的转型。大量数据显示,目前我国公办教育经费投入高等教育的比例已经超过了社会经济发展水平。这不仅导致了高等教育的“大跃进”,而且强化了相对公立教育资源在义务教育和职业教育中的份额相对较低,不利于促进教育公平另一方面又不利于为经济发展和产业升级提供充分适用性的人力资源。因此,新的教育改革需要转变教育公共财政模式。在充分考虑民间资本利用市场机制的前提下,公共教育资源配置的核心原则是弥补市场缺失。点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